【翻译】工程本质论

坚持实干、坚持一线、坚持积累、坚持思考,坚持创新。 写在前面: 有幸邀请到小伙伴 yuchouwang ( Email: 1352939537@qq.com)在 公众号:结构之旅 进行分享。深感结构工程师应该多了解建筑方面的知识,扩宽一下视野和角度,不仅要知道具体的结构设计,也要多些尝试去理解背后的建筑设计哲学。从这些学习中,技术也好,概念也好,抽象和提炼出一些东西,并学会表达自己。欢迎大家关注公众号:结构之旅。 本文作者:  yuchouwang ( Email: 1352939537@qq.com)。 导言 Laurent Ney,爱尔兰工程师。早年在Bureau Greisch工作,1996年开始独立工作,1998年成立Ney & Partners事务所。代表作有Knokke-Heist人行桥,荷兰水运博物馆天窗等等。尽管作品中多数用到了数值优化以及数字生产等方式,对于Ney来说,数字化更多是实践手段,梳理事物的关系以及拓扑则触及到了更深的设计哲学。我不知道将Ney的实践归到德勒兹或者德兰达的新唯物主义下是否正确,这点交由读者判断,以个人感受来说,Ney的思维方式确实如同一台抽象机器(abstract machine),通过深层的操作颠覆了结构的常态。这篇文章选自《Shaping Force:Laurent Ney》,是Ney的作品集,崔博结构之旅约稿。 正文 现代工程作为19世纪的产物,最早可以追溯到工业革命。这个行业自兴起之初就开发了数量可观的工具:解析结构,划分为独立问题。每个问题所对应的解决方案都是基于一定的结构类型(Typology),并以此确定大概的几何形式。过去的两个世纪里,这条公式在桥梁、机器还有楼房方面十分灵验。另外,工程学在自身发展过程中,也不断发现新的元素来补充这条基本公式:更强的材料,更好的施工方法,以及更复杂的计算模型。工程学对于世界的影响是巨大的:我们现在接触到的每个项目中,由工程师指导所采用的解析方法,材料的经济性以及技术方法都印证了这点。反言之,在社会中该原则若普遍常见,便意味着工程方法常遭盲目滥用。西班牙工程师爱德华·托罗哈(Edwardo Torroja)在其著作《建筑工程论》中得到相同结论:“常见的错误是,把分析计算一条梁放第一位,殊不知这条梁是不是必须的。” Ney & Parteners的作品都基于一个观点,即在设计建筑或者结构时,任何东西都应被质疑。不仅仅是所选的限制条件,还有工程上的工具等等。层级,类型以及几何往往在工业时代初期就已经被定下了。在如今的后工业时代,后数字时代,土木工程师不再处于社会发展的先锋位置。过去几十年里,IT,汽车以及航天航空工业形成了无数新观点还有工具,而建筑行业对此却不知情,更遑论使用了。自从公司成立以来,正如过往结构工程师那样,我们一直在尝试扩展视野,把这些领域中的新工具利用起来。这让我们的基本方法论发生了巨大转变:脱离传统,并赋予新内容。正是这些依据特殊项目的特殊需求而做出的选择,形成了当代工程师的视野及实践方式——以形塑力(shaping forces)。Ney & Parteners的所有项目中都能看到这点。这正是我们作品本质所在,它包括文脉(context),物性(materiality),节点,几何,层级,设计策略以及形式七个方面。 文脉与物性 文脉是最基础的,无论作为设计的出发点还是所有反思的基础。文脉不仅指空间环境、场所精神(genius loci),也指技术、经济、历史以及社会条件。所以文脉不仅指空间,还指时间。现在的项目不同于20年前的。在欧洲的也不同于在亚洲的。哪怕所需要解决的问题是一样的,设计反馈也会不同。我们无意比肩中国建设的激情,我们需要意识到自身的特质。我们所接触的欧罗巴文化强调传统以及建筑遗产,有着2000多年的建筑遗产能辅助设计。 我们从不发明任何东西,我们只是转化既有的设计。放在历史的维度上,当今的工程师不过组成了极小一部分。这让我们既谦虚又有雄心。换言之,在欧洲建造东西,都得考虑时间维度。我们建造不是为了十年的使用期,而是永恒。为永恒而建是典型的欧罗巴式的。事物是怎样老去的?设计的细部如何历久弥新?建造意味着社会责任,因此也意味着得经住时间考验。这里,一个项目是历史的一部分,是充分考虑材料使用的建造史。 不过,材料的运用不仅得考虑建造传统,还得考虑场地的特殊性。在城市尺度,被建造的对象不仅取决于自身的形式,还要考虑材料的使用。物性给与一座城市协调一致性。如果观察欧洲的铺地,你很快就知道你在那儿。知道自己在哪儿很重要。Knokke-Heist桥的关键部位在于其镶嵌有鹅卵石骨料的桥墩。水磨石常见于海边,是模拟加速自然风化冲刷后的结果。桥墩把桥嵌固于地面。尽管如此,物性还意味着纹理,触感,以及碰撞现实。在另一个尺度上,使用者是通过材料碰触到结构的。我们对材料的触感非常感兴趣。在人的尺度上,材料通过触感展露自己。它联系了观念世界还有现实世界。 节点 结构中,工程师语汇的关键在于将不同元素*组织在一起的方式。基本构件好比字母之于单词,而一个完整的结构就像一篇文章。一个工程师的基本交流方式在于对文本**的把控,不同元素彼此联系的方式上的考量,它们之间的节点以及组装方式。结构节点设计最关键在于如何让结构落地。这是我们从一个世界进入另一个世界,从一个尺度转入另一个尺度的临界点。与地面的连接节点,是一件结构基建艺术品的高潮。如何落地就像是一座房屋的门槛,或者进入客体的入口。在这儿你能碰触到结构,在这儿庞大的建造过程落实到了人的尺度,在这儿你能进入并体验结构。 …

[日记] 孤独而强大的心

人生30载,说短也长,经历虽少,但思考也积极。 走的、留的、遗忘的、记起来的; 爱的、恨的、老的、旧的、年轻的、新的; 曾经重要的揪心的、无法释怀的; 现在不重要的、放下的、一笑而过的…… 在时间的魔法下,万物苍生,生生不息 世界、外界都在向前走,都在变化, 而自己也在慢慢变老, 但有很多东西依然没变, 依然会和内心深处的孤独感作斗争, 是自己不满足,不懂知足, 还是自己内心深处的那份向往、那份冲动、那份激情依然没有消退, 又或是自己要求太高了,别人都到中年了, 我似乎还带着浓浓的青春期, 成熟是什么?是被世界磨平了,被时间打压了,被现实击败了后连发声都放弃了的委曲求全? 还是被现实打击后依然坚持那份初心,仅仅是放弃了无谓的咆哮,依然默默坚持为自己的心前进? 肯定是后者,前者是伪成熟,是懦弱。 以其说还要这样多久,倒不如说还有多大的勇气、激情、信念坚持多久, 坚持自己的内心,追求那份美好,即便实际不那么理想,路途坎坷。 积极地向世界发声是要的。 然而,成事者,又何必那么在意自己的感受, 更不能总是心情意气用事, 自己开心不开心不那么重要, 最重要的是让大家开心。 你看,远处的太阳,远处的云彩,稻田,还有那连绵翠绿的山峰,有多美!!!